徹の部屋
關於部落格
尋求一種解脫
  • 95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是什麼讓我們不放棄?


記得剛升上美國運通的業務代表那年,總公司發函交辦一項業務,要求各地分公司聯絡當地的機械工會,邀請他們參加德國漢諾威世界機械展,當時這項工作就落在我頭上。

我對機械展並不了解,趕緊查看資料,仔細研讀後,就去拜訪機械工會。當我開口提及機械展的事,工會的人都很明白,根本不需要我多費唇舌解釋,因為他們早就參觀過類似的展覽了。

我心裏頓時輕鬆許多,覺得這樣一來,邀請他們參加應該不成問題。沒想到等我正式提出邀請,工會的人卻頻頻搖頭。總幹事告訴我,理監事認為,與其跑到遙遠的歐洲,不如去日本看展覽。因為日本不但距離近,而且文字也頗近似,溝通較沒問題,何必搭二十個小時的飛機遠赴德國?

他說得沒錯,可是我並不服氣,想了幾天,心裏那「使命必達」的熱情,讓我決定再試試看。

我打電話給總幹事,請他無論如何給我個機會,讓我能在他們理監事開會時,做十分鐘的報告。最後拗不過我的請求,他答應了我,但也直截了當地說,不可能的啦,他們不會去的。

我想,這是最後的機會,一定得提出可以說服他們的理由。於是我花了很大的精神,再次搜集日本、德國機械展的資料,反覆交叉研究比較,心中終於有了譜。

約定的時間到來,我早早就等在會議室門口,理監事們一開完會,我就立刻進去報告。我看理事們對參展意興闌珊,如果不加把勁,組團參展可能無望。於是我開口 就說:「各位理事,我知道你們都是到日本去觀摩、學習的,所以日本人是你們的老師了,對不對?」他們點點頭說沒錯,我接著說:「那我再請問你們,日本人的 老師是誰?」他們想了一下,就說:「德國啊,日本都是去抄德國的,我們再抄他們就好了。」

我見理事們起了興趣,於是大聲地問:「親愛的朋友,這次我要提供機會,向『老師的老師』學習,你們為什麼不去?世界現在變化得很快,能到源頭學習第一手技術,不是最好的機會嗎?」

他們紛紛點頭,但又說最大的問題是語言無法溝通,我說沒關係,會有人幫你們翻譯,其他關於機械方面,你們都是行家,一看就會清楚了然。後來他們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,我都一一給了滿意的答覆,他們終於願意參加,組織成二十幾人的訪問團。

邀約達成後,我趕緊跟總經理報告,那時的總經理是個老外,他非常開心。同時當年的台灣,不容易找到專業領隊,總經理也或許是放心於我處理事情的能力,於是決定由我帶團參加。

一個意外商機,竟促成我第一次的歐洲旅行。

我心想任務更重了,因為除了參加機械展,整個團還會順便去其他國家的城市觀光。

我在這方面的經驗不足,那時台灣也不容易取得歐洲的資訊,所以光是簽證、機票、旅館的聯絡就忙成一團。但我沒有推託,一肩扛起所有事務,並努力地研讀德國和歐洲的資料,希望能以最好的品質服務客人。

等我們終於出發,到了德國機械展現場,一切都真的值得了。

不只我個人學到很多,當參訪團成員,看到世界工業頂尖的德國人製造的機械母機,也讚歎連連,直說太好、太棒了。

記得其中有位林姓老闆,看中一套「自動切割鋼材」的機器,一塊塊長條鋼材推進機器裏,很快便切成你所需要的尺寸、大小。林老闆說,這樣的鋼 材在台灣得一塊一塊慢慢鋸,工作效率真是不可同日而語。但他不想購買整組,因為這部機器前半段雖能自動輸送鋼材,卻很占空間,除了運費貴外,台灣人工還能 以更有經濟效益的方法解決,所以他只想要後半段切割的機器。

本來德國人說不能這樣,要買就得買整組。我忙著溝通,最後德國人點頭答應,林老闆就把機器買回了台灣,並以省錢的方法,自己設計了一套輸送鋼材的機台。光靠比台灣同業更快速、有效與精準地切割鋼材,就讓他賺了不少錢。

更重要的是,從那一年開始,台灣機械業者再也不會缺席德國漢諾威工作母機展。

如果當初遭拒絕,我就立刻放棄,就不會有接下來一連串的進展,現況將永遠得不到轉變;就因為我不服輸、不放棄,對工作有種天生的熱忱,因而 有了最好的結局。不只是組團成功,最後我還獲得帶團到歐洲的機會,我最高興的是,小小的我,也間接為台灣機械業,找到一個發展的新窗口。

【講義雜誌2008年8月號】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